首页 > 法律援助 > 志愿法援 > 诊所式法律教育启示2

诊所式法律教育启示2

2015-07-03 09:45:49     互联网
摘要:我国目前的法学教学采用的是以理论学习为主,以实践应用为辅的教育模式。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的必要性因为,高校法律援助是培养应用型法律人才的需要。
\  诊所式法律教育启示

  我国高校法律援助的必要性因为,高校法律援助是培养应用型法律人才的需要。

  我国目前的法学教学采用的是以理论学习为主,以实践应用为辅的教育模式。法学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学科,在现有的教学模式中,各大学的法学院系主要采用课堂案例教学、模拟法庭、毕业实习等方式来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以上模式虽然对加深学生的理论知识的理解能力具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对于全面培养学生的专业技能却存在局限性,法律援助是直接办案,恰好可以有效地弥补这一缺失。一个案件在实际办理过程中,需要经过一系列流程,涉及多个法律部门,多门社会知识,如果说案例教学和模拟法庭可以称之为“模拟演习”,法律援助却称得上“实战演练”。

  律师职业缺乏法律素质教育基础或层次较低,且无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职业教育;没有形成具有统一目标,分工明确,环环相扣,层层推进的一体化培养法律职业人才的法律教育体系。特别是在法学学院教育中普遍存在着以下一些问题:

  1. 专于法学理论的教育而忽视了法律职业性教育。在我国法学教学的课堂上,教师主要以对法律本质认知以及该学科理论体系的介绍为主,较少涉及案例教学,而学生往往注重于概念、分类、性质、特点、意义等问题,而在如何运用和操作方面一无所获。此外,课程安排也是导致这一结果的重要原因,理论性学科占据了主导地位,而实务应用性课程的空间便十分狭小。同时学校提供给学生的实践机会也相当有限。在培养目标方面,法学院教育没有和法律职业的要求紧密结合。长期以来,法学教育并非从事法律职业的必要条件,更不是惟一途径,其结果是法律职业与法学教育之间缺乏制度联系,而相互间长期脱节的状况又必然造成法学教育与法律实践的长期分离。

  2. 在本科阶段便将法学细化为若干专业,过早的进行法学方向性专门学习。在我国有许多法学院将法学划分为多至几十种分支专业,在大一阶段便要求学生进行定向选择,或者在后期通过平台课的方式进行分流。且不说对于初次接触专业性极强的法学分支学科的学生的承受能力,这种法学过早分流的教学模式对于学生对法学系统化的学习造成极为不良的影响,并且难以构建一种扎实的法学基础知识结构,对于以后的学习也非常不利。第二,法律课程的开设主要以部门法学科的划分或国家颁布的主要法律为标准,而以培养和训练学生实际操作能力为主要目的的课程开设得很少,造成对法学过于专注,而孤立了其它与法律有着重要联系的学科。

  3. 大多数教师在课堂上所讲授的主要是如何注释现有的法律条文以及论述各门课程的体系和基本理论,其目的在于引导学生掌握系统的知识体系,而对司法实践中遇到的问题所涉甚少。

  4. 国家实行统一司法考试,在一定程度上误导了法学教育。法学教育出现“双学校现象”。在有些高校,尤其是南方高校,学生为了通过司法考试,很多地方有“司法考试冲击班”“速成班”等临时学校,这些学校在司法考试前尤为兴盛,几乎成了法学教育的主角。这些学校以“通过考试”为宗旨,传授司法考试技巧,给正规院校的法学教育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上一天冲刺班胜过苦读三个月”,这也是当前我国司法考试“冲刺班”的广告。这不但给法学教育带来了压力,也使社会资源浪费。若不制止这一现象,对考生来讲,一旦正规院校教育不能提供符合司法考试要求的标准时,法学院的毕业证、学位证的含金量就会大为减少,必然会大面积的放弃理论志趣,转向有利于应试考试的务实作风,使学院式法学教育“空洞化”。同时“, 双学校”现象会造成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5.讲授式的理论教学过多,其他的教学方法,如讨论式教学、案例式教学、启发式教学等运用过少。在我国法学教学的课堂上,学生只是扮演着消极接受的角色,他们很少对课本或教师的观点发生质疑,只是知道在有限的授课时间内将教师的所言所语尽数记下,而教师上课也多以课前准备的讲稿为蓝本,其授课方式仅为将讲稿“朗 诵”一遍,有的甚至没有跳出课本的框架。因此,便造成了很多学生平时不去听课,仅凭考试前几天连夜借其他同学笔记来背诵即可在考试中获得高分。这种比赛记忆力的考试所得出的分数是不可信的,对学生同样也是不负责任的。这样一种“满堂灌”、缺乏发散性思维训练的教学方法和不合理的考试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学生创造性和批评性思维的缺失。

  本文中小编介绍了诊所式法律教育,当您需要法律问题的时候,可以在法律直通车律师在线解答频道进行咨询。法律不是唯一的手段,但法律是最有效力的手段。随着社会的发展,法律制度更加健全,民众的维权之路也越加便捷,法律直通车作为其中一员诚心为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