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曝光1
参与1

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求医过程

就临夏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求医过程致社会的一份公开信:
    提笔难书,我儿胎死腹中,妇产科大夫操作失当,院各级各部门领导抱团狡辩,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竟言真主之定然,对患者生命之儿戏令人咋舌。我誓要为我儿及怀胎十月的妻子讨回公道,我也绝不让我的信仰成为庸医推责的理由。现将就医整个过程做一详细说明,相信正义是存在的。
    6月22号,我妻子前往临夏市人民医院产检,准备将分娩地点定在市医院,却被告知医护人员大多回族,开斋节之际正是预产期前后,恐怕医院无人,建议前往他处,之后23号我妻子前往州医院,做了产检,各项指标正常,胎儿状况良好,疑似脐带绕颈一周。
    7月12日凌晨三点左右,在连续两天的阵痛后,于凌晨三点阵痛加剧,临产症状明显,终于熬到天亮,一家人收拾好待产物品欢欢喜喜到市医院分娩(由于节后各单位正常上班,考虑到市医院环境相对较好,交通方便,我们还是决定在市医院生产),早上十点左右,在妇产科丁玉芳主任处问询,我将此前在州医院(6月23日)的产检资料给她,说一切正常,需要再做B超看脐带情况,并向我详说脐带绕颈的风险,此时产妇已在待产房检查,被告知宫口开四指,入院,准备生产,十一点多办好入院手续,十二点多,人工破膜,此时我们在产房外焦急等待,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医护人员突然全部神色紧张,我正在楼下买产妇用纸,家人急电(4时02分),我赶紧赶回到产房门口时(4时10分左右)马秀莲大夫说胎儿胎心忽高忽低,建议两手准备,做好手术准备,我们立即表示同意,希望医生做好两手准备,随后我又不放心,直接进到产房,告诉医生“必要时请手术,千万不要等到最后一刻”,此后我就在产房里侧焦急等待,不一会,马秀莲大夫又将我直接叫到产妇身边,让我看孩子忽隐忽现的胎头,说胎心趋于正常,也可以下体剪开顺产,并告诫我说手术需要麻醉,最少得半个小时耽误,到时候孩子取出来也需要抢救,看到已经被折磨的不省人事的妻子,下体全是血,我不知所措抚摸着妻子满是汗水的额头,心如刀绞,我说“你用力,再加一把油,我们生出来”。之后医护人员又让产妇用力生产,我刚走出来,又被叫回去签字,慌乱中在她们指定的地方签了个字,又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胎心迅速下降,又说准备手术,慌乱中才问我产妇是否过敏体质,将产妇从血泊中抬出来在楼道等电梯,到二楼做B超,发现胎心五十,又将产妇连同床板一起抬到了三楼手术室,麻醉师叫我签字,还在给我交代风险,我一切同意,但为时已晚,孩子已经听不到胎心了,大夫出来说没必要再在肚子上割一刀了,又让抬回四楼产房,六点多,我的将近八斤重的儿子死产出来了……
     温热的身体,却听不到他一声哭泣了,讲真,各位为人父母的看客们:我见过最完美的婴儿就是他,头发长长的,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体,手指纤细而长……这是我妻子十月怀胎,千辛万苦得来的孩子啊,是我们一天一天数着日子盼来的宝贝啊,是在妻子怀中拳打脚踢告诉我们他有顽强生命力的儿子啊,和大多数父母不同的是,我和妻子长期分居两地,千辛万苦是我妻子一人在扛,感冒自己硬扛,生怕吃药打针影响孩子,为了将产假能休到孩子可以吃杂食,她精打细算,直到7月7号还在离家十公里之外的单位上班,可我的孩子呢……
    孩子,请原谅我最终选择了临夏市人民医院,孩子,你的离开让我一度绝望崩溃,我看到你眼中冤屈的泪水,孩子,我无力做一个合格的父亲去保护你,我能为你做的是做一个理智的诉求者,让庸医付出应有的代价!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几点质疑:
1.我6月23号在临夏州医院的检查能否在将近20天后市医院继续使用?
2.接诊的丁玉芳大夫和首先在产房出现的马秀莲大夫有没有就一些基本情况相互知会,不然为何在脐带绕劲的情况下,在我一再强调手术的时候又向我说可以顺产?另外,胎儿大小,产妇情况,是否允许顺产,能不能稍有预知?
3.存在这么大的风险,为什么产妇身边只有助产师,而没有当初说随时都会在的主任?
4.接诊的丁大夫接诊时说随时都会在,为什么事发后改口说她是正常轮班?
5.从早上十一点多就开始分娩,为什么直到下午四点多两位主任才在产房出现?
6.4时02分就在产房门口传达情况的马秀莲副主任医师为何事发后又说4时40分左右才接到通知?
7.慌乱中决定要手术,当时才问家属产妇是否是过敏体质合适吗?
8.事发后发现病例上只有家属签字,主管医生签字全部空白合适吗?
9.从胎心忽高忽低到胎死腹中的两个多小时里楼上楼下,抬回来推回去的过程中不耽误抢救吗?
10.将我拉进产房看着那样惨烈的现场做出生死抉择的做法对吗?
    我拥护有技术,有医德的白衣天使,也尊重在医疗行业第一线救死扶伤的有父母之心的医者,同样也崇敬那些千千万万默默付出不辞辛劳的医护人员,但也不希望极个别的害群之马在生命之上玩弄生命,我希望能够为和谐的医患关系添砖加瓦,绝不希望儿戏生命的庸医拿手术刀手刃患者,我相信真主比我更爱我的天使,但绝不允许无良医生借真主之名残害生命,我肯请有关单位和领导能够看到我的诉求,还百姓一个公道,希望悲剧不再重演,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
就临夏市人民医院妇产科求医过程致社会的一份公开信: 提笔难书,我儿胎死腹中,妇产科大夫操作失当,院各级各部门领导抱团狡辩,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竟言真主之定然,对患者生命之
2016-07-15 12:52
分享
回复2
去告吧13

回复

评论: